当前位置 :主页 > 浓情漫宇 >
如果能够只花1元钱就购得这些商品
如果能够只花1元钱就购得这些商品
* 来源 :http://www.kufih.cn * 发表时间 : 2020-06-18 15:04

免责声明:

相比之下,京东的“一元抢购”、网易的“一元夺宝”则计算更为复杂。根据网站介绍,平台商品的最后一个号码分配完毕后,会公示截止该时间点本站全部商品的最后50个参与时间,将这50个时间按时、分、秒、毫秒的顺序组合的数值进行求和,再与最近下一期中国福利彩票“老时时彩”的揭晓结果相加,计算结果除以该商品总需人次后得到的余数,还要与原始数 10000001相加才能得到最终幸运号码。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浏览“一元购”网站不难发现,热门“一元购”网站往往会选择电子产品甚至汽车来作为出售商品,这些商品普遍价格较高,动辄几千,甚至上万,对于普通消费者来说,如果能够只花1元钱就购得这些商品,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诱惑。但这种带有博彩性质的电商形式此前已经引来众多质疑的声音。

近年来,“一元购”平台层出不穷。不仅各大电商先后推出了自己的“一元购”项目,软件开发商也盯上了这块市场。北青报记者在某软件商城搜索发现,关于“一元购”的app就有数百个。这些软件或者以“夺宝”为名,或者号称“云购物”,但“一元”始终是不变的宣传重点。

原本在当地一家宾馆从事管理工作的小卢,今年4月第一次接触到了“一元夺宝”。小卢告诉北京青年报记者,当时自己收到了一条网易“一元夺宝”的推广短信。由于之前也曾使用过同一家网络公司的网上彩票软件,觉得大公司值得信赖,小卢决定尝试一下。

韩律师介绍说,目前我国法律法规还没有针对“一元购”平台的具体监管机制,绝大多数“一元购”平台处于“封闭”状态,游戏机制完全由平台制定,是否严格按照游戏规定选择幸运码,完全依靠平台自觉性,公平性难以保证。为了使“一元购”平台更加公平透明,建议平台引入第三方监管。

小卢告诉北青报记者,自己一开始都是5块、10块地买,后来就100、200地买,结果就越买越大。小卢说,之所以投入这么多钱,是相信平台会给自己一个回本的机会。“以前玩游戏的时候,输得多了就会让你赢一点回来,所以我以为‘一元购’也能让我回点本儿,但我没想到它会让你一直输一直输。”

而在淘宝上,北青报记者也发现了大量“一元购”软件供应商。只需40元就可以购得一份“一元购”手机软件的源代码,花费1200元,则会有专业人员帮忙搭建好一款“一元购”app,并完成对应网站、微信公众平台、数据库等开发,不需任何电脑知识,就可以自己创建一个“一元购”平台。

有的“一元购”网站存在欺骗的嫌疑,以某款自拍出众的智能手机为例,官方旗舰店价格为5999元,但在“一元购”平台,同款手机的促销价也要6599元,相比原来价格高了10%。

与此同时,多张信用卡逾期未交的通知单也被送到了小卢手里,如果再不能还款,小卢可能就要面临被起诉的问题。小卢说,所有这些钱都被他用来参与“一元购”了,其中“一元夺宝”平台上损失最大,大约12万多,其他平台也有1万左右的损失。

在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看来,购买者花费1元购买的是1个抽奖号码,只是抽奖的机会,而不是直接进行购买商品,双方之间形成了一种类似于射幸合同法律关系,但不能称为真正意义上的射幸合同关系。其行为涉嫌以抽奖方式变相博彩。

据小卢介绍,从接触“一元购”到现在自己一共损失了13万多,其中3万还是自己欠的高利贷。今年9月,因为不断遭遇高利贷催还款骚扰,小卢只好选择辞职。结果被老板发现挪用宾馆5万块钱,扣了工资后,小卢还欠宾馆3万块钱。

北青报记者调查发现,现有的“一元购”平台大多采用了相似的规则,即将每件商品按参考市场价平分成相应“等份”,每份1元,1份对应1个购物码。同一件商品可以购买多次或一次购买多份。当一件商品所有“等份”全部售出后计算出“幸运码”,拥有“幸运码”者即可获得此商品。

但在如何选取“幸运码”上,各家平台的计算方式略有不同。以“一元云购”为例,平台会选取商品最后购买时间前网站所有商品100条购买时间记录,按时、分、秒、毫秒依次排列组成一组数值。将这100组数值之和除以商品总需参与人次后取余数,再加上10000001即为这个商品的最终“幸运码”。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此外,“一元购”平台还曾被报道称存在指定中奖人、使用机器人参与夺宝等问题。对此,网易北京电商事业部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复称:“我们在产品功能、形态方面做了新的调整,对于用户在平台上的消费进行了相应的保护与限制,并且积极推进实名消费认证。”这个调整还包括新上线的“客户理性消费保护机制”,针对用户不同的消费行为进行不同等级的消费限制。其否认了之前曝光的系统指定中奖结果等“作弊”问题。

很快,小卢就成功实现了“一元夺宝”的任务。在平台花费2000元左右之后,小卢成功购得了价值6000多元的苹果手机。这让小卢尝到了甜头,之后他花费在这个app上的钱越来越多,但幸运却没有再次光顾他。

今年31岁的小卢10月8日就从浙江老家赶到了北京,想为自己损失的12万元钱讨一个说法。据小卢介绍,最多时曾遇到60多名和他相同遭遇者,随着时间流逝,现在还有大概10个人每天等在电商公司门口。

据小卢称,自己认识的几个人比自己损失更大,其中最多的一个人损失了一百多万。

下一篇:没有了